欢迎光临华夏艺术网 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人物评论 > 以古出新 雅而能谐——评周啸天《欣托居歌诗》

以古出新 雅而能谐——评周啸天《欣托居歌诗》

时间:2013-02-27 | 来源:张应中 | 阅读:4018次

以古出新   雅而能谐

——评周啸天《欣托居歌诗》

张应中

(安徽师范大学  文学院,安徽  芜湖 241000)

关键词:周啸天;《欣托居歌诗》;新内容;鉴赏;趣味;议论;用典

摘  要:在旧体诗词创作渐趋复兴的今天,周啸天的《欣托居歌诗》取得突出的成就。该诗集视野开阔,多取材于新事物,富有时代气息。作者以鉴赏家的眼力铸诗,追求诗的趣味性。在写法上,好发议论,善于使事用典,具有“以鉴赏为诗”的特点。七古最能代表作者的艺术水平。

 

New contents with old form    Aesthetic and interesting

Zhang Ying-zhong (dept. of liter., anu, Wuhu, Anhui 241000,China)

Key words: Zhou Xiao-tian; Xin Tuo Ju Poems and Songs; New contents; Appreciate; Interest; Discuss; Use of allusion

Abstract: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old-style poem which tends to revive , Zhou Xiao-tian's work Xin Tuo Ju Poems and Songs has got great achievement .The book which  mainly draws materials from new appearance has wide field of vision and time-feeling. The author writes the poems by the sense of appreciator ,in the same time ,he seeks the interest of poem. Many discussion and allusion are among the appreciative features of the work , the seven-word-poem of old-style reflects the author's art level especially.

 

“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白话文学占据了文坛的主流位置,但旧体诗词的创作并没有消失,相反,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渐有复兴之势,正如唐朝近体诗成熟并没有取消古体诗一样,当今的旧体诗词正与新诗一同发展。2005年出版的周啸天的《欣托居歌诗》就是一部优秀的旧体诗词,该集以旧体形式写当代生活,富有时代气息,涉笔成趣,雅而能谐,值得一读。

《欣托居歌诗》取材广泛,内容丰富,包括当今名人、新生事物、山水名胜、文学艺术、人伦物理诸端,其中,最富特色、最引人瞩目的是那些写当今人事的新题材,新内容。这些作品决不是“扯寻”些新名词以赶时髦,而是选材新,命意也新,写出了新思想,新境界,正如作者在《自叙》里说的“拓宽取材,趋生命意”,“作浮世之新绘” [1](P1)。作品中的新题材、新内容大体又可分为三类:一类是美刺对象,一类是有争议的人事,一类是带有负面倾向的东西。下面分别述之。

先看美刺。中国诗歌自《诗经》开始就有歌颂与批判的美刺传统,《毛诗序》有“下以风刺上”、“美盛德之形容”的说法,郑玄《诗谱序》说:“论功颂德,所以将顺其美;刺过讥失,所以匡救其恶。” [2](P132)孔子的“兴观群怨”说也包含了诗歌的怨刺作用。传统的美刺重在歌功颂德、匡救时弊的政治功能和教化作用,而周啸天的美刺不是那种严肃、激烈的方式,他融美刺于幽默趣味之中,仿佛有点“避重就轻”,却多了一种把玩、鉴赏的意味,让读者于轻松谐趣之际赞同他的观点,获得美感享受。作者写邓小平的六首竹枝词,不写邓小平的丰功伟绩,而杂取邓小平的轶事俊语,饶有风趣。其一云:

 

        西去剑门欲雨时,道逢野老意依依。上头来到下头去,不为轻阴便拟归。

 

1958年邓小平视察剑阁,道逢老农,与之寒暄。老农不知来者身份,因问:“你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邓小平说:“从上头来,到下头去。”可见邓公风趣,让人觉得可亲。其三云:

 

        峨眉自古路朝天,最是公来不封山。半边容我与君走,尚与路人留半边。

 

1980年7月,邓小平来成都休假、视察,上峨眉山,安全部门原计划封山,邓小平不同意,说:“我们也是游客,人家也是游客,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作为一代伟人,邓小平不摆官架子,尊重民众,平等待人,因而可敬。这一组竹枝词着眼点往往是趣味和人生哲理,而不是歌功颂德,但歌颂自在其中。周啸天吟咏那些才华出众的名人,能抓住他们的性格特点、特殊经历和个人成就,趣味丰富,与其说是赞美,不如说是赞赏。如写王蒙的诙谐幽默、妙语连珠:“师大礼堂无虚席,王蒙咳唾颇解颐;点窜玉谿锦瑟字,凿空乱吐葡萄皮”(《听王蒙讲座感赋》)。写流沙河的通达超脱、智慧机敏:“造化小儿诗弄人,划作右派狗不理”,“不喜大人常闭关,偶娱小我颇为文”(《Y先生歌》)。又如《成龙歌》:

 

        世人恨子不成龙,矻矻辞章事雕虫。狂来欲买若耶剑,散金投笔事猿公。戏校小儿唤港生,星光初照精武门。未觉替身为贱役,功夫不负有心人。生辰八字百炼功,银海痛失李小龙。别辟蹊径舍熟路,一龙后出更英雄。险情回回身合死,医缘每每化吉凶。逢凶化吉有后福,自吁精彩复谁同。古来闻有倾人城,成龙唯能倾倾城。一息化了薛蘅芜,再息倒了林颦颦。取次花丛每屏息,成龙唯有护花心。四海落地为兄弟,重色轻友我不齿。拍拖未遑语喁喁,歌后如花心欲死。年年不见老爸面,他生不为成龙子。飞上枝头作凤兮,望穿天涯心不悔。梦中笑醒能几回,明朝须有明朝事。(诗前有序曰:看凤凰卫视《鲁豫有约》,作成龙歌。)

 

该诗写成龙刻苦用功,在武打功夫上另辟蹊径,自创门路,大难不死,终成风云人物,东洋女迷之欲死,追星族一见即晕,幽默调侃之中寓含赞扬。

批判讽刺性作品语多调侃,亦复充满趣味。此类作品计有《代悲白头翁》、《何所长歌》等数首。前者批判萨达姆的侵略以及美英对伊拉克的动武致使平民遭难。后者写官僚腐败,全诗如下:

 

何所长, 何所长(读尝——引者注),有何所长当所长!酒债寻常行处有,能喝半斤喝八两。住近林区得美差,禽兽无主天豢养;兔子便有触株死,锦鸡撞在枪口上;辖区经营野味坊,保护费颇入私囊。来往食客俱公职,心照不宣快朵颐。记者好事来举报,暗走风声动身迟;乔作执法人未至,冰柜之物已转移。——东窗事发及所长,始得扣发年终奖。别无所长可奈何,异日易地为所长。

 

该诗写何所长执法犯法,荫庇辖区内的野味坊,收取保护费,吃喝玩乐,及至东窗事发,易地为官。对这种不良现象,作者极尽挖苦嘲笑之能事,让人开心,也引人深思。

再看有争议的人事。事物被人争议,由于该事物的复杂、矛盾或极端或与环境相龃龉,因为不同于一般,往往最富意味。对有争议的人事进行评价、鉴赏也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学识水平和审美个性。周啸天对这方面的人事比较敏感,参与热情很高;《欣托居歌诗》多有涉猎,流露出作者鲜明的倾向性。如《报载翁杨订婚偶成二首》之二:

 

二八翁娘八二翁,怜才重色此心同。女萝久有缠绵意,枯木始无浸润功。白首如新朝露冷,青山依旧夕阳红。观词恨不嫁坡髯,万古灵犀往往通。

 

82岁的科学家杨振宁与28岁的硕士生翁帆订婚,因是老夫少妻,年龄差异显著,难免与俗情不合,但“怜才重色”,此心相通,只不过世人难以突破观念的束缚罢了。周诗对他们予以热情肯定,并以赞语助之:“万古灵犀往往通”,人性理该战胜俗情。又如《超级女声决赛长沙二首》。2005年的“超级女声”歌曲大赛屡遭恶评,骂到后来,却精彩纷呈,成为歌迷盛会。周啸天在诗中直言“央视蛋中欲觅刺”,对中央电视台名主持的批评予以调侃,也颇有意味。这方面最有趣的莫过于《洗脚歌》:

 

        昔时高祖在高阳,乱骂竖儒倨胡床;劳工近世闹翻身,天下久无洗脚房。开放之年毛公逝,香风一夕吹十里;银盆滑如涧底石,兰汤浑似沧浪水。健身中心即金屋,中有玉女濯吾足;大腕签单既得趣,小姐收入颇不俗。别有蜀清驻玉趾,转教少年为趋侍;游刃削足技艺高,捏拿恭谨如孝子。君不闻钱之言泉贵流通,洗与为洗视分工;沧桑更换若走马,三十河西复河东。尔今俯首休气馁,侬今跷脚聊臭美;来生万一作河东,安知我不为卿洗?(诗前有序曰:洗脚房之崛起于服务行业,乃上世纪九十年代事。世人于吃喝之外,兼请洗脚,竟成时尚。)

 

洗脚、桑拿、按摩、美发等等是消费时代的产物,在建国初期无法想象,即使有也被当作资产阶级奢靡享乐的香风邪气加以批判,而今竟成时尚,此一时彼一时也。人要洗脚,一是卫生,二可健体,洗脚房作为服务行业自有它存在的合理性;服务人员替人洗脚赚钱亦无不可,职业有别,并无贵贱。《洗脚歌》善于体贴,联想有趣,通达幽默,俗而又雅,将这等题材写到这个程度洵属难得。

最后看带有负面倾向的事物。王蒙说:有些从道德上、价值取向上属于负面的东西,也可以成为艺术和审美的对象[1](P61-62)。信然。这类现象在中外诗歌史上也有所见。韩愈就有“非诗之诗”、“不美之美”的奇崛险怪的作品。梅尧臣也常将一些琐碎丑恶的事物入诗,如聚餐后害霍乱、上茅房看见粪蛆、喝了茶肚子里打呼噜之类[3](P15)。西方象征主义的诗歌鼻祖波德莱尔的《恶之花》也写了大量丑恶、病态的意象。他们写这些事物有开拓题材、力矫时弊的用意,尽管有时也带来负面的效果;同时他们“以丑为美” 、“化丑为美”的“审丑”又的确能给我们以新鲜的审美刺激。《欣托居歌诗》中所写的人妖、赌博、灾难属于这一类作品。《海啸歌》、《天谴》写自然灾难和流行疫病,寓理于物,充满人文关怀。《葡京赌城》写澳门的赌博,其中有言:“年输巨亿作国帑,赌王乃能均贫富。”管遗瑞点评说:“揭示第二次分配即税收对澳门民生的重要作用,颇具新意。” [1](P38)《人妖歌》尤其值得一读:

 

京剧旦行梅派工,越剧小生范徐红;反串之妙补造化,何须台后辨雌雄。五色灯光人其颀,初见烟雾蒙玉质;回眸启齿略放电,伴舞女郎失颜色;一身宛转二重唱,男声浑厚女声泣;美发一挥何飘柔,踏摇四体皆魅力。人妖本出里巷中,父母养儿为济穷;勾栏一入深如海,绝世无由作顽童。心性先从教化改,形体渐受荷尔蒙。吞声学艺近残酷,不比寻常事委曲;注射自戕违养生,服食尤惜年光促。年光促兮终不悔,唯效昙花放异彩;竞技选美作生涯,舞台得有绚丽在;观光客自天外来,一方经济为翻倍。舍身奉献非凡庸,我诚敬畏讵宽容;漫哂琉璃不坚牢,尔曹百岁总成空。亭亭净植宜远观,尤物从来拒亵玩;海外归为知者道,莫便逢人作奇谈。(诗前有序曰:海南兴隆观人妖表演)

 

该诗先写人妖表演的魅力,次写人妖残酷学艺的不幸,后写人妖的贡献。作者写此诗的心态比较复杂,但肯定了人妖表演的雅俗共赏,特别是说他们“昙花放异彩”,开出了一朵别样绚丽的花朵,这是非常有见地的,王蒙称之为“仁者之诗”。的确,《人妖歌》与《洗脚歌》雅而能谐,谑而不虐,故王蒙赞赏说:“奇诗奇思,真绝唱也。” [1](P98)

《欣托居歌诗》中有不少纪游诗、人伦物理诗和谈文论艺的诗,取材虽有别,但趣味是一以贯之的,或为逸趣,或为情趣,或为理趣。从作者的主导情绪来看,我觉得他的诗不是“缘情”,亦非“言志”,而是“觅趣”。作者说:“世事总无常,吾人须识趣。”(《将进茶》)周啸天是一位学者,他喜收藏,善鉴赏,是一位眼力非凡的鉴赏家,为《唐诗鉴赏辞典》撰稿最多、贡献突出的作者。或许是职业习惯使之然吧?鉴赏诗歌的学者写诗,难免不带着鉴赏的眼光看待万事万物,而鉴赏总存在着追求趣味的心理倾向。上文论及的新题材、新内容就是带着鉴赏的雅兴来写的,这里要谈的同样如此,特别是其谈文论艺的诗,它们本身就是文艺鉴赏与批评,只不过用了韵文的形式罢了。因了这样的特点,便称周啸天“以趣味为诗”、“以鉴赏为诗”也不为过。美国作家梭罗说:“我们居住的这个充满新奇的世界与其说是与人便利,不如说是令人叹绝,它的动人之处远多于它的实用之处;人们应当欣赏它,赞美它,而不是去使用它。” [4](P19)美学家朱光潜提倡“人生的艺术化”,他说:“艺术是情趣的活动,艺术的生活也就是情趣丰富的生活。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情趣丰富的,对于许多事物都觉得有趣味,而且到处寻求享受这种趣味。一种是情趣干枯的,对于许多事物都觉得没有趣味,也不去寻求趣味,只终日拼命和蝇蛆在一块争温饱。后者是俗人,前者就是艺术家。情趣愈丰富,生活也愈美满,所谓人生的艺术化就是人生的情趣化。” [5](P158)说得多好啊。在周啸天这里,鉴赏与情趣是统一的。

周啸天“一生好入名山游”,其足迹遍及河西走廊、黄山、徽州、桃花潭、张家界、海南岛、峨眉山、青城山、长沙太傅里、桂林等等。诗人足迹所至,每有佳构,尤以写四川风景名胜为最。自晋宋以来,山水诗为一大宗。如果说写时人时事占有天然的新鲜优势,易吸人耳目的话,那么,写山水名胜而写出个性特点来,却殊为不易。周啸天的山水纪游诗数量较多,虽不算突出,却也有可圈可点之处。《江淮行八首》写得飘逸洒脱,逸趣横生,前四首如下:

 

驭气轻辞濯锦城,云间赏月更分明。嫦娥乃肯作空姐?为我青天碧海行。(其一)

我始离家君始还,天涯咫尺共婵娟。今宵傍月更谁近?我住岱华以上山。(其二)

秋游若个似春游,草木未凋碧玉流。秀色快餐八百里,绝胜白也在轻舟。(其三)

昔上天都未放晴,今年景色倍还人。我来小拭并刀快,剪去黄山几段云。(其四)

 

诗人有时绕开景物描绘,避实就虚,或打擦边球,因而写出自己的个性特色。比如诗人欲游琅琊山醉翁亭,不料高速公路进口不畅,急不择路,迂道费时才达到目的地,诗人不写琅琊山醉翁亭,而写路途感受:“一从车马与君游,千古名亭到始休。雨夜北辕犹在路,华灯放我过和州。”(《赠袁晓薇三首》)又如游桃花潭,客人比见习导游知道得更多,翻使导游获得素材,此事亦有别趣:“导游因客知原委,讲解凭空得素材。”(《桃花潭诗赠谷生曙光》)

集中写人伦物理的诗为数也不少。写人情的,诸如师生情、亲人情、朋友情、同事情等等。也许写人伦关系的诗不宜说理吧,作者爱发议论,致使这一类诗情不纯粹,理亦平淡,相较之下,似不够出色。《儿童杂事三首》写童心倒很幽默风趣,如:

 

爷立儿走月即走,儿立爷走月不走。儿太聪明爷太痴,月亮只爱小朋友。(其一)

不肖认打爷方打,儿痛唤停爷未停。情急不知父子礼,门东叫怒索公平。(其三)

 

咏物诗也充满风趣幽默,如《将进茶》、《太白醉月歙砚歌》、《短信》、《中秋得短信戏作》、《纽扣辞》、《寻猫启事》、《葬猫诗三首》等。《短信》云:“莫道相逢难再逢,春来春去太匆匆。指头在处灵犀在,海角天涯一点通”,活泼灵巧。《葬猫诗三首》其二云:“药锄掘地到三尺,葬尔非花也是痴。盏里香油连夜少,猫猫去矣鼠先知”,情理一片。

诗集中专门谈文论艺的诗有《论古唐诗文绝句五十二首》、《红楼梦人物题咏十四首》。涉及到当今文艺人物、文艺现象的也不少,如《书林五君咏》、《千手观音》、《超级女声决赛长沙二首》、《澳门观舞》、《悼哥哥》、《Y先生歌》、《听王蒙讲座感赋》、《忆江南》(冰镜幻)、《忆江南》(驯兽女)、《人妖歌》、《成龙歌》、《太白醉月歙砚歌》、《题〈春潮杂咏〉并序》、《酬雍先生赠〈野鹤集〉》、《怀袁子琳先生四首》、《观〈走近张大千〉戏题长句》、《席上听陈智林唱〈望娘滩〉》等。这两类作品合起来约占诗集的一半篇幅,谈文论艺、品评人物可谓周啸天的当行本色、拿手好戏。后一类作品上文已经论及,这里只谈一下其评论古代作家及文学人物的绝句。论诗绝句,杜甫的《戏为六绝句》为首创,元好问的《论诗三十首》为最著称;这种论诗绝句将诗歌的形象与评论的思理结合为一体,集中含蓄,短小精悍,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周啸天将其进一步扩大为论诗、论文、论文学人物的绝句,可谓“学之别体”。他对诗人作家的概括是准确、精辟的,如《韩愈三首》之一:

 

虚荒诞幻怜长吉,狠重险奇任退之。补弊何妨丑作美,挽衰是以文为诗。(其一)

 

对韩愈的历史定位无疑是恰如其分的。从周啸天对上自屈原下迄晚唐诗人周朴的评价可以看出,他不厚此薄彼,能欣赏各种风格,请看这些评语就可略知一二:“浅貌深衷隽味长”、“于悲悯处见沉雄”、“风力复闻到左思”、“质性自然非矫厉”、“诗到永明体变新”、“率真疏浅入初唐”、“洒海倾江更自然”、“冲淡之中见壮逸”、“诗到精纯转自然”、“晚节偏于诗律细”、“二分风雅一分骚”、“白俗元轻靡万家”以及上文所引论韩愈的话;他自己的诗歌创作也颇能转益多师。但综而观之,周啸天更倾心于含蓄蕴藉、情貌参差、味中有味的诗歌,他在《欣托居歌诗》的《自叙》里就是这样谈论自己的诗词的:“诙谐之极,或出庄严之态;阳刚为本,映带妩媚之姿。” [1](P1-2)题《红楼梦》人物的绝句有时也能写出新意,如《黛玉》中的“孰料史王及凤袭,与侬同是葬花人”,《妙玉》中的“铁门槛外做春梦,析梦请从弗洛伊”。

《欣托居歌诗》诗多词少,诗歌众体皆备,以七绝为多,次为七古和七言歌行(以下统称七古),次为七律,五言各体皆少。这些诗风格多样,“从来才大人,面貌不专一”。其七古优游不迫、沉著痛快,七律畅达跳脱,七绝疏朗俊逸。以鉴赏为诗,追求趣味则是它们共同的徽记。在具体写法上,呈现好发议论、多使事用典的特点。

唐诗主情,宋诗重理,重理则好发议论,诚如严羽在《沧浪诗话》中概括的:“以文字为诗,以才学为诗,以议论为诗”。晚清“同光体”诗歌,现代学人如陈寅恪、马一浮、钱钟书等人的诗皆好发议论,又好使用冷僻的典故,这样的诗读起来便觉得“隔”。相比之下,宋诗还算平易可亲,因为宋代诸公“以议论为诗”,仍不失趣味,不失理趣或谐趣。周啸天继承了宋诗好发议论的传统,且将其趣味性发扬光大,故尔读来开心快意,令人解颐。周诗的议论大体可分为三种情况。第一种是专门发议论,包括《论古唐诗文绝句五十二首》和《红楼梦人物题咏十四首》。第二种是因人因事因物偶发感兴、随意点染,如同学毕业聚会话及当年暗恋,云:“何必有情成眷属,未妨无计暗相怜。”(《成都师专八二中毕业二十周年聚会》)写与同仁游玩消闲,云:“精勤不必毁于嬉”(《牧马山庄二首》)。赠答友人云:“丽而有骨方称艳,穷到唯钱却是贫。事职为官须缩手,渔樵都市喜抽身”(《赠罗志才》),褒贬有方。写地方干部忙于振兴经济而毁掉园林古迹,云:“乞儿捧得金漆碗,犹数莲花沿市求”(《鹧鸪天》(功业会昌)),讽刺入木。第三种是理事统一、笼罩全篇。在这类诗歌中,诗人或借人事发议论,或以议论摄人事,或者二者兼而有之,议论皆具有统摄性质。《海啸歌》前二十六句摹状海啸,后十句借海啸发议论。《听王蒙讲座感赋》先写王蒙讲座,引出“万事从来存变数”的论点,后面例举“变数”,十句皆由此句引领,劲气直达篇终。《葡京赌城》首二句“人生何处无博弈,胜败由来事不期”概括人生哲理,作一“大笼罩”,次言“丈夫赌命报天子”、炒股,均为人生赌博的方式,中间述“一国两制”,澳门特区政策不变,赌况空前,最后以大陆禁赌收束,美刺得体。这种由总到分到合的结构,还体现在《悼哥哥》、《将进茶》、《Y先生歌》、《澳门观舞》等诗篇中。此第三种议论的思维方式,或归纳,或演绎,俨然论文写法。

旧体诗词常常用典,或用事典,或用语典。诗词创作体制短小,讲究精炼含蓄,用典恰好迎合了这一要求。我们说话作文,常用成语,那成语往往就是典故,一个成语就是一个故事,一个“历史的比喻”。周啸天说:“用语用事之能丰富诗意,往往因为它事实上是一种‘节用’,借助读者的文化知识,能以片言兼包余意” [6](P9)。实际上,除了“节用”,典故还能“曲用”,当诗人的情思不能明说、不便明说而又不能不说的时候,用典就是一方便法门;读者则须“猎微穷精”,方能悟其要旨。周啸天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尤其是诗词的教学与研究,涵泳经史,烹割子集,古典文化知识烂熟于胸,吟诗填词使事用典,信手拈来,头头是道。《欣托居歌诗》用典很多,集中附有大量的自注和他注也证明了这一点。《代悲白头翁》“此日白宫应折屐,大漠惊沙狐兔悲”中的“折屐”即用事典,事见司马光《资治通鉴·淝水之战》:“谢安得驿书,知秦兵已败,时方与客围棋,摄书置床上,了无喜色,围棋如故。客问之,徐答曰:‘小儿辈遂已破贼。’既罢,还内,过户限,不觉屐齿之折。”“白宫应折屐”,指萨达姆落网,美国总统小布什故作低调,实深喜之。用此事典言简意赅,以少胜多。语典在集中几乎无处不在,引用、化用古人诗句词句的很多,且能做到妥帖自然。用字的如《千手观音》,该诗写2005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聋哑人的舞蹈节目,其颔联云:“失语时分存至辩,无声国度走雷音。”“至辩”即“大辩”,语出《道德经》:“大辩若讷”。“雷音”即如来五种声之一,《维摩诘所说经》上云:“演法无畏,犹狮子吼,其所讲说,乃如雷震。”此联紧扣哑聋二字做哲理提升,语典精当,妙合无垠。又,周啸天还善于颠倒语序、拆词重组。如“红豆伤摧雪后株,相思不合种当初”(《鹧鸪天》(红豆伤摧)),该词仿佛写原本相恋,一方负心,致使另一方愧悔当初。所引后一句出自姜夔的“当初不合种相思”,此两句原语序应为“雪后伤摧红豆株,当初不合种相思”,为突出“红豆”、“相思”,兼顾平仄韵脚,故调整语序,颇类杜甫“香稻”、“碧梧”句。其余像“龙虫一代并雕手”(《曹宝麟》)、“渴即话梅饥画饼”(《中秋得短信戏作》)也是。使事用典要求读者具备相应的知识储备与诗歌修养,否则不知来历,归趣难求。《欣托居歌诗》的典故一般比较平易,也许诗人注意到了这一点,做了大量的注释,从而有助于读者的阅读欣赏。但集中仍然有堆砌典故的“掉书袋”现象,如《雨霖铃歌》、《鹧鸪天》(小国寡民)。

最后说说周啸天的七古的艺术。七古代表了《欣托居歌诗》的最高水平,其中一部分是整齐的七言古诗,一部分是以七言为主杂有三、五、十、十一言的歌行。宋人魏庆之《诗人玉屑》卷一说:“体如行书曰行,放情曰歌,兼之曰歌行。”明人徐师曾《文体明辨》说:“放情长言,杂而无方者曰歌;步骤驰骋,疏而不滞者曰行,兼行曰歌行。” [2](P191)周啸天的七古具有歌行放情长歌的特点,诗集命名将“歌”放在“诗”之前,曰《欣托居歌诗》,此之谓也。周啸天的七古,在取材上一般为新生事物,具有很强的现实感、当下性,甚至新闻性;思想健康积极,充满趣味,时见新意。在写法上也很有特色。一是铺采摛文,反复描绘,兴会淋漓。如《海啸歌》:

 

板块小碰撞,能量大放释;地心且惊悸,海洋作人立。海洋直立势排空,涤荡八国洪涛风;近海生民二十万,一弹指顷万事空!阳光海浪沙滩客,未知天谴在顷刻;一波多鱼维其嘉,二波从空走何及?向来沙上拾鱼人,全向海心为鱼鳖。隳突咆哮入室中,身手虽健难为功;器具毂转俱搏人,洪舌乱舐西忽东。未兆易谋禽兽知,兽皆远走鸟高飞;唯我物灵非先觉,身缧始疑网恢恢。人当澒洞太渺小,回天乏术唯祈祷;此际何物更轻生?浮物皆作救命草。真成无谓触蛮争,海啸一来便倾城;市街连翩倒骨牌,水火于人殊无情。由来剧变不可测,朝或多金暮洗白;饥寒起盗令齿冷,一方有难八方惜;港台慷慨尽解囊,大陆富豪莫羞涩!

 

写海啸灾难到来的情景,栩栩如生,历历在目,铺排手法类似抒情小赋。在生动具体的描绘基础上发议论,达到了水到渠成的功效。他如《太白醉月歙砚歌》描写歙砚,《将进茶》铺叙茶趣,无不淋漓尽致。二是骈语的穿插。朱光潜认为,“意义的排偶”、“声音的对仗”,赋先于诗,诗中的排偶乃受赋的影响;又说,汉赋“虽偶作骈语而不求精巧” [7](P251-257)。此说有理。到后来,古体诗又受到律诗的影响,于是在古风中穿插骈语也是常有的事,周的七古时有骈语,也属宽对,更类似赋的写法,如《徽州民居》开始的部分:“一湾牛腹堰,两面马头墙;三雕皆吉画,四水收明堂。闲过南屏篱落疏疏访菊豆,偶来西递牌坊巍峨话甘棠;明清建筑旧貌在,徽州民居天下扬。”又如《将进茶》的中间一段:“宁红婺绿紫砂壶,龙井雀舌绿玉斗。紫砂壶内天地宽,绿玉斗非君家有。佳境恰如初吻余,清香定在二开后。”《寻猫启事》则通体骈语。骈语的穿插使周的七古散中见整,整中见工,有效地避免了放歌时的“滑易”倾向。三是顶真蝉联。周的七言古诗常用顶真蝉联句,上传下接,于重复中向前推进一层,又使语气连贯,势力陡增,歌味更浓。如:“医缘每每化吉凶。逢凶化吉有后福”(《成龙歌》);“服食尤惜年光促。年光促兮终不悔”(《人妖歌》);“老街易作反修名。名易改,城难复”(《徽州民居》);“总统地底多行宫。地底行宫路欲迷”(《代悲白头翁》);“诗有别材非关酒,酒有别趣非关愁”(《将进茶》)等等。

 

总之,周啸天的《欣托居歌诗》视野开阔,取材与命意都较新;在审美趣味上体现出“以鉴赏为诗”、“以趣味为诗”的倾向;风格多样,以七古成就为最高;该集旧瓶装新酒,显示出旧体诗词的生命活力,是一部难得的艺术作品。

 

参考文献:

[1]  周啸天.欣托居歌诗[M].成都:四川文艺出版社,2005.

[2]  王惠,等.古代文学史语词辞典[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

[3]  钱钟书.宋诗选注[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

[4]  苇岸.我与梭罗[A].余中先.寻找另一种声音——我读外国文学[C].北京:外国文学出版社,2003.

[5]  朱光潜.谈美[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989.

[6]  周啸天.古典诗词鉴赏方法[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

[7]  朱光潜.诗论[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5.

作者简介:张应中(1968—),男,安徽省岳西县人,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

关键字:

最新评论最热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0人参与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1-2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推荐艺术品

更多...

事事大吉

作者:戴晓

尺寸:35x55cm

玉兰小鸟

作者:戴晓

尺寸:35x55cm

绣球小鸟

作者:戴晓

尺寸:35x55cm

艺术家推荐

更多...

曹辉   1952年生于成都。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四川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人物画专委会特邀委员、成都中国画会副会长、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校外导师,成都惠民职工画院顾问。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连环画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大奖。1999年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1990~1998年连续在法国举办五次个人作品展。2011年获第一届四川省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2014年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2015年作品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行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2016年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并由此开始为期一年的全国巡展。 曹辉1982——2002年发表作品:   《神奇的武夷山悬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2年4期   《给上帝的一封信》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3年3期   《神秘的大旋涡》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3年2期   《野人之谜新探索》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1期   《女子足球运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5期   《女子马拉松》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2期   《小酒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4年3期   《神秘的石室》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4期   《战神之墙》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9期   《笔录奇观》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11期   《古代美容》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6期   《一个女研究生的堕落》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2期   《一个投案者的自述》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7期   《ET外星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85年4、5期   《孟卖大爆炸》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5期   《热爱生命》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驼峰上的爱》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青鱼》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3期   《珍珠》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3期   《菩萨的汇款》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9期   《小耗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10期   《水手长接替我》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6年10期   《征服死亡的人》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7年6期   《小酒桶》 连环画中国农村读物出版社再版 1985年11版   《给上帝的一封信》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出版社再版 84年3期   《日本国技.相扑》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1期   《圣地亚哥刑场》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10期   《古诗意画》 国画 四川美术出版社 1987年5版   《人蚊之战》 连环画 科学文艺 1988年1期   《跳水 》 连环画 《万花筒画报》 1988年2期   《他们与“森林野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8年3期   《圣地亚哥刑场》 选刊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关于圣地亚哥刑场的通信》 论文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阿拉斯加的奇遇》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祭火》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9年6版   《辟古奇谭》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6期   《玛丘皮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医生.夫人.闹钟》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期   《南.马特尔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0期   《泉神娶妻》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期   《中国民族民俗故事》 连环画明天出版社出版 1991年1版   《船儿水上飘》 国画 蓉城翰墨 1991年12版   《萨克奇野人的俘虏》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0期   《圣经的故事》 连环画四川美术出版社 1992年1版   《雪莲洞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2期   《艾科沟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5期   《印度河文明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1期   《干冰杀人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5期   《白色幽灵》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 1993年4期   《悬棺之谜新解》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8期   《冤家变亲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3年10期   《一棵遗落在荒原的种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4年6期   《世界名人传记.艺术家卷 米勒篇 》 连环画浙江少儿社 94年一版   《巴仑克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4年10期   《辟古奇尼》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5年5期   《豹狼的日子》 上、下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 1992年10版   《冬之门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5年8,9期   《神农架野人今安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期   《寻觅玛雅古城》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0期   《白鹤梁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8年1期   《尊严》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8年2期   《神秘的南美大隧道》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2期   《名医入地彀》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9年6期   《神秘的英国巨石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5期   《蜀王陵出土记》 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0年8期   《定数》连环画《连环画报》 2000年10期   《印山大墓揭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5期   《冰封印加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8期   《“狼人”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1期   《扣开通往远古的大门》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4期 曹辉艺术年表:   2018年10月作品受邀参见“天府百年美术文献展”   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   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    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   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6年6月 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   2016年5月 作品《绣娘》参加成都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开篇之作——南方丝绸之路美术作品展   2015年11月 作品《故园旧梦》入选第二届“四川文华奖”美术书法展,并获三等奖   2015年11月 作品参加由四川省艺术研究院主办的“2015四川中国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西厢待月》参加在重庆举办的“中国精神•民族魂——中国知名画派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故园旧梦》参加“从解放碑到宽巷子”2015成渝美术双百名家双城展   2015年9月 作品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传神写照•2015水墨人物画邀请展”   2015年8月 特邀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心里画儿•中国画邀请展”   2015年5月 特邀参加由四川省美协和四川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联合主办的“四川省中国画人物画作品展”   2015年4月 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办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   2014年 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4年7月 三幅作品参加“南方丝绸之路”主题创作展   2011年5月 在成都东方绘画艺术院(现在的二酉山房)举办“曹辉人物画作品展”   2011年3月 《曹家大院•家训》获首届四川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   1999年 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   1999年 连环画《名医入彀》获《连环画报》“十佳”优秀绘画奖   1998年8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五次个展   1996年 作品《寻找北斗》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95年7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四次个展   1993年9月 在巴黎“中国之家”画廊举办第三次个展   1993年 连环画《白色幽灵》获《中国连环画》“十佳”作品奖   1991年5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二次个展   1990年3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一次个展   1990年 连环画《圣地亚哥刑场》获《奥秘》画报1985~1990年“十佳”优秀作品奖   1989年 连环画《圣经的故事》《青鱼》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86年 连环画《罗瑞卿的青少年时代》获第三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三等奖   1981年 国画《新户头》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