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华夏艺术网 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图片新闻 > 疫情无法隔离春天:霍克尼的水仙与提香的《圣殇》

疫情无法隔离春天:霍克尼的水仙与提香的《圣殇》

时间:2020-03-25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203次

因为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多国公共文化设施关闭,美术馆(博物馆)精心筹备的展览也无奈闭门,城市封锁、人与人隔离,原本在美术馆通过作品发声的艺术家,也将艺术的阵地转至社交网络。大卫·霍克尼以一株水仙道出“记住,它们不能取消春天”,给人以抚慰,而来自艺术的抚慰不仅是一株春日水仙。

  丹麦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发布的大卫·霍克尼绘画作品

  在隔离的城市中,艺术家依旧以作品发声

  近日,丹麦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Louisiana Museum of Modern Art)的社交网络上发布了一张82岁的大卫·霍克尼最新iPad绘画作品,画中所绘田野间盛放的水仙,并写道“记住,它们不能取消春天”。这是画家在封锁中的法国诺曼底分享给博物馆的信息,其中虽包含着疫情下的痛苦,但更多的是对明媚春天的向往。

  波兰的6岁女孩玛雅笔下的春天

  此后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也发起了“征集春色”的倡议,其中一位来自波兰的6岁女孩玛雅用水彩画下的春天,同样充满着希望。

  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征集到的世界各地的春天

  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征集到的世界各地的春天

  其实位于伦敦的英国国家肖像馆正在举行以“大卫·霍克尼,绘画源自生活”为名的肖像展,如今展览因疫情关闭了。国家肖像画馆馆长(Nicholas Cullinan),也就这张来自封锁中的水仙发表评论说,霍克尼“虽然与世隔绝,但仍在持续工作,观察春天的到来”。

  曾在上海复星艺术中心举办过个展的阿根廷艺术家托马斯·萨拉切诺(Tomas Saraceno)目前在佛罗伦萨现斯特罗齐宫(Palazzo Strozzi)举办了一场名为“联系”(In Touch)的大型展览,但因为疫情,博物馆闭馆,“联系”中断。3月18日,萨拉切诺在博物馆“云”平台发布了一件视频“作品”,这件作品虽然源于其旧作《特殊事件》(Particular Matter),但从冠状病毒流行的背景下以艺术作品解释病原体的运动——他用一束光展示了空气中漂浮的数百万小颗粒,讨论了在日常运动如何影响空气中物质(尤其是病毒)的运动,由此提示公众在当下“放慢脚步”。

  托马斯·萨拉切诺《特殊事件》

  此外,艺术家兼摄影师沃尔夫冈·蒂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也在其社交媒体上分享了新口号“保持距离,你保护我,我保护你”,并提示保护你的医生,只有当真正需要时才去就医。

  沃尔夫冈·蒂尔曼斯在其社交媒体呼吁保持距离

  艺术家马修·巴罗斯(Matthew Burrows)也在社交网站上发起“艺术家互助宣言”,以帮助艺术家们共克时艰。

  马修·巴罗斯发出的倡议

  纽约艺术家沃罗诺娃(Arina Voronova)创建了一个街头艺术项目,在城市已接近全面封锁的当下,纽约街头出现的一张张戴着口罩亲吻的照片,促进了困难时期的爱与团结。

  沃罗诺娃在街头艺术发起的摄影艺术项目

  沃罗诺娃说:“虽然科学正在努力寻找一种可以治愈病毒的方法,但在找到之前,人类只能相互支持。”在艺术家看来,“支持、爱、友善和宽容”是这个社交焦虑的时代逐渐缺失的,但却是对抗疫情最重要的品德,希望这个项目能唤起人们用爱和同理心来解决当前困扰全球的问题。

  沃罗诺娃在街头艺术发起的摄影艺术项目

  伦勃朗,提香和卡拉瓦乔如何以作品表现瘟疫

  除了当代艺术家外,古典艺术大师的展览也因为疫情的发生暂时关闭,其中伦敦英国国家美术馆开幕于3月16日揭幕的“提香:爱情、欲望和死亡”,几乎开幕即告休馆,那7件自多地汇聚一堂的、源于《变形记》的16世纪中叶绘画也暂不得见。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让人联想到提香生活的时代,提香死于1576年的瘟疫,在医疗状况远不及今日的几百年前,艺术家是如何以作品表达疾病,又是如何引导人们在艺术中获得安慰的?

  提香,《圣殇》,1576

  《圣殇》(Pietà)是圣经艺术作品中一再重复的主题,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米开朗基罗的雕塑作品。1576年的威尼斯瘟疫肆虐,88岁的提香也以《圣殇》为题材完成了一件带有恐怖色彩的作品,画面中,一位老人为自己和儿子祈祷,祈求在疾病中幸存。有研究称,提香将自己描绘为画中祈祷的老人。为了让信息传达更为清晰,提香还在这幅《圣殇》中加入了教堂中常见的通俗画。

  此时这位年迈、老练的艺术家是一位最普通的父亲,以最纯粹的精神在灰白色画布上发愿,对他而言,这不是在工作,而是在祈祷。然而,最终事不随人愿,提香和他的儿子奥拉西奥都死于1576年的瘟疫。

  伦勃朗,《亨蕾克切·斯托芬肖像》,约1654

  提香的追随者伦勃朗也有一段与瘟疫有关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并不是伦勃朗,而是他雇用的仆人亨蕾克切·斯托芬(Hendrickje Stoffels)。

  故事要从1642年妻子莎斯姬娅去世说起,当时他还因为《夜巡》中个人艺术理念与大众审美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惹上作品委托的纠纷,这也使他的名声受到影响。在此之后,伦勃朗依旧坚持创作,但十分悲伤。直到遇到了亨蕾克切·斯托芬,才使伦勃朗渐渐重拾笑颜。这段爱情虽然被当时的社会所不容,但亨蕾克切却成为伦勃朗笔下的常客。好几幅她的肖像画留存至今,画中的亨蕾克切有着水灵的大眼、白里透红的白嫩肌肤,微抿的嘴巴尽显她的年轻。在暖色调的柔光照映和自然温和的光影对比中也体现出伦勃朗无限的温情,亨蕾克切的陪伴使得晚年的伦勃朗笔下生辉。

  伦勃朗,《头戴绒制贝雷帽的亨蕾克切·斯托芬》

  但1662年不善理财的伦勃朗再次面临穷途末路,他不得不搬到了阿姆斯特丹西部的约旦(Jordaan)区艰难度日,那里房屋相连,街巷垃圾成堆,老鼠横行,病菌滋生。1663年,一艘来自阿尔及尔 (Algiers)的船把瘟疫带到了阿姆斯特丹,亨蕾克切成为了瘟疫的受害者之一。她的去世导致了伦勃朗晚期自画像只剩下悲剧和痛苦。此后1668年,伦勃朗的独子在结婚后不久患病去世,第二年,这位荷兰伟大的艺术家也离开了人世。

  巧合的是,英国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馆正在展出的“年轻的伦勃朗”也因为疫情关闭了,当看到人生的结局再回看年轻时的意气风发,总让人唏嘘不已。

  伦勃朗,《自画像》,1629

  令人唏嘘的还有卡拉瓦乔,他的一生醉人、危险而又充满了谜题。1600年,他突然出现在罗马的艺术圈,备受追捧却把自己的成功经营得很糟糕。1606年,卡拉瓦乔因为争斗致人死亡逃离罗马;1608年,他又在马耳他卷入另一场争斗;1609年,在那不勒斯,还是争斗,这次可能是不明来历的对头要取他性命。

  1610年7月28日一份从罗马发到乌尔比诺的匿名私人信件中说卡拉瓦乔死了。三天后,更确切的消息说他死于热病。而卡拉瓦乔的尸骨在何处,至今未知。虽然有研究者在埃尔科莱港乱坟岗式的地窖中以DNA比对寻找线索,但依旧没有找到卡拉瓦乔。

  400多年前的欧洲,瘟疫的爆发最令人痛苦的结果之一是死者无法像样地被掩埋。正如卡拉瓦乔在那不勒斯黑暗的街道没有灵魂的飘荡一样,因为瘟疫死去的人用裹尸布简单包裹,并被抬到一起,付之一炬。

  卡拉瓦乔,《七个仁慈的行为》,1607

  而在自己离开之时,卡拉瓦乔是否想到自己的作品《七个仁慈的行为》,为了更加丰富画面的内容和感染力卡拉瓦乔在画面上方增加了空中圣母抱着小耶稣和两位赤身拥抱的美少年天使,看着人世间正在发生的这“七个善举”,而在某些时候,他们也看到了人间的苦难。

  罗莎,《人的脆弱》,约1656年

  在疫情发生之初,不少艺术家会失望于艺术无用,然而艺术同样可以记录当下,伟大的艺术历久弥新、给人以安慰。在隔离的春天,让我们以新的眼光看待这个陌生的时刻,艺术或许也是提供眼光、看到前路的方式之一。

  注:本文编译自artnet《请相信这些天会过去,大卫·霍克尼等艺术家传来的希望》(Kate Brown)、英国卫报《爱的行为:疫情期间的摄影传播》(Nadja Sayej)、《伦勃朗,提香和卡拉瓦乔如何应对瘟疫》(乔纳森·琼斯)

关键字:

最新评论最热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0人参与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1-2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推荐艺术品

更多...

干泡台-奇山秀水

产地:吴浩

尺寸:直径:21cm

干泡台-有余

产地:吴浩

尺寸:直径:21cm

手绘印泥盒

产地:吴浩

尺寸:直径:13cm 高度:5.5cm

艺术家推荐

更多...

曹辉   1952年生于成都。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四川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人物画专委会特邀委员、成都中国画会副会长、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校外导师,成都惠民职工画院顾问。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连环画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大奖。1999年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1990~1998年连续在法国举办五次个人作品展。2011年获第一届四川省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2014年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2015年作品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行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2016年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并由此开始为期一年的全国巡展。 曹辉1982——2002年发表作品:   《神奇的武夷山悬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2年4期   《给上帝的一封信》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3年3期   《神秘的大旋涡》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3年2期   《野人之谜新探索》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1期   《女子足球运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5期   《女子马拉松》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2期   《小酒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4年3期   《神秘的石室》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4期   《战神之墙》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9期   《笔录奇观》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11期   《古代美容》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6期   《一个女研究生的堕落》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2期   《一个投案者的自述》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7期   《ET外星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85年4、5期   《孟卖大爆炸》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5期   《热爱生命》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驼峰上的爱》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青鱼》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3期   《珍珠》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3期   《菩萨的汇款》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9期   《小耗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10期   《水手长接替我》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6年10期   《征服死亡的人》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7年6期   《小酒桶》 连环画中国农村读物出版社再版 1985年11版   《给上帝的一封信》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出版社再版 84年3期   《日本国技.相扑》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1期   《圣地亚哥刑场》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10期   《古诗意画》 国画 四川美术出版社 1987年5版   《人蚊之战》 连环画 科学文艺 1988年1期   《跳水 》 连环画 《万花筒画报》 1988年2期   《他们与“森林野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8年3期   《圣地亚哥刑场》 选刊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关于圣地亚哥刑场的通信》 论文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阿拉斯加的奇遇》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祭火》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9年6版   《辟古奇谭》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6期   《玛丘皮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医生.夫人.闹钟》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期   《南.马特尔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0期   《泉神娶妻》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期   《中国民族民俗故事》 连环画明天出版社出版 1991年1版   《船儿水上飘》 国画 蓉城翰墨 1991年12版   《萨克奇野人的俘虏》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0期   《圣经的故事》 连环画四川美术出版社 1992年1版   《雪莲洞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2期   《艾科沟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5期   《印度河文明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1期   《干冰杀人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5期   《白色幽灵》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 1993年4期   《悬棺之谜新解》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8期   《冤家变亲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3年10期   《一棵遗落在荒原的种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4年6期   《世界名人传记.艺术家卷 米勒篇 》 连环画浙江少儿社 94年一版   《巴仑克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4年10期   《辟古奇尼》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5年5期   《豹狼的日子》 上、下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 1992年10版   《冬之门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5年8,9期   《神农架野人今安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期   《寻觅玛雅古城》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0期   《白鹤梁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8年1期   《尊严》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8年2期   《神秘的南美大隧道》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2期   《名医入地彀》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9年6期   《神秘的英国巨石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5期   《蜀王陵出土记》 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0年8期   《定数》连环画《连环画报》 2000年10期   《印山大墓揭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5期   《冰封印加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8期   《“狼人”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1期   《扣开通往远古的大门》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4期 曹辉艺术年表:   2020年1月在成都举办“陌上谁人依旧 · 曹辉民国风人物画展”   2019年11月作品受邀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主办的“回望东坡•2019四川中国书画学术邀请展”   2019年8月中山(南区)云峰画苑于举办《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   2018年10月作品受邀参见“天府百年美术文献展”   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   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    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   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6年6月 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   2016年5月 作品《绣娘》参加成都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开篇之作——南方丝绸之路美术作品展   2015年11月 作品《故园旧梦》入选第二届“四川文华奖”美术书法展,并获三等奖   2015年11月 作品参加由四川省艺术研究院主办的“2015四川中国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西厢待月》参加在重庆举办的“中国精神•民族魂——中国知名画派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故园旧梦》参加“从解放碑到宽巷子”2015成渝美术双百名家双城展   2015年9月 作品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传神写照•2015水墨人物画邀请展”   2015年8月 特邀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心里画儿•中国画邀请展”   2015年5月 特邀参加由四川省美协和四川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联合主办的“四川省中国画人物画作品展”   2015年4月 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办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   2014年 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4年7月 三幅作品参加“南方丝绸之路”主题创作展   2011年5月 在成都东方绘画艺术院(现在的二酉山房)举办“曹辉人物画作品展”   2011年3月 《曹家大院•家训》获首届四川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   1999年 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   1999年 连环画《名医入彀》获《连环画报》“十佳”优秀绘画奖   1998年8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五次个展   1996年 作品《寻找北斗》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95年7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四次个展   1993年9月 在巴黎“中国之家”画廊举办第三次个展   1993年 连环画《白色幽灵》获《中国连环画》“十佳”作品奖   1991年5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二次个展   1990年3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一次个展   1990年 连环画《圣地亚哥刑场》获《奥秘》画报1985~1990年“十佳”优秀作品奖   1989年 连环画《圣经的故事》《青鱼》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86年 连环画《罗瑞卿的青少年时代》获第三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三等奖   1981年 国画《新户头》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详情>>